电泳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泳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汕头市电子之都致90儿童受重金属污染

发布时间:2020-07-13 14:11:44 阅读: 来源:电泳加工厂家

大家都知道,广东是大量生产电子产品基地,因此其经济发展较为客观。可是,在经济不断提升的同时,人们的健康指数却越来越低了。其生产电子产品带来的污染致90%儿童受重金属污染,这可怕的数据该如何是好呢?

端午假期,连日大雨稍稍冲淡了贵屿镇空气中呛人的味道,但北港河的河水依然如墨汁一般。几年前,这里就不能再扒龙舟了。

一个月前,省监察厅、环保厅连续第二年将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的污染整治列入十大环保督办案件。央视随后报道称,这里90%以上的儿童曾受过重金属污染。

不过在这个初夏,这里并非只有坏消息传出。日前,由汕头市政府委托中山大学编制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终于获得省政府批准,进入实施阶段,2000多家无法整改的拆解作坊被强制取缔。

然而,依然黑臭的河涌和奠基两年仍是一片荒地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都在提醒着人们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模式,必然带来积重难返的苦果。贵屿这座电子垃圾之都的转型之路,仍是披满荆棘。

8个村沦为土壤重污染区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调研报告指出,北港河东西向贵屿镇境内河段、北港河靠近贵屿镇边界河段中上游、练江内溪冲沟出口处河段以及练江下游水渠出口处河段,均成为重污染河段。

午饭后,小睡片刻的阿健(化名)如往常一样从三楼下到一楼工厂。

阿健家的房子有4层,上面两层住人、下面两层则是仓库和拆解场。住得高一些,味道没那么浓。贵屿的小作坊差不多都这样。阿健说。

100多平方米的一楼大厅里,数以千计的手机主板被堆放在塑料筐中,七八名工人用小型电热器烘烤垫板,并用镊子把板上的电容、电极管等有用电子元件取下,分别放进不同的碗盘等器皿中。由于大量使用加热器和鼓风机,大厅里弥漫着一股塑料的焦臭味。在店门口的玻璃柜里,10多种拆解下来的电子元件用塑料袋封装后摆放得整整齐齐。

阿健说,这些元件每天都会大量批发往深圳华强北和北京中关村等国内大型电子市场,一年利润大概有三四十万元。

今年27岁的阿健几乎伴随着贵屿的电子废物拆解产业一同成长。小时候,他看到一车车废旧电器拉进村,又变成一袋袋电子原件送出村,一进一出之间,不少人赚足了钞票、盖起了楼房。阿健的父母在上世纪90年代也加入了废旧物品回收拆解的行列。高中毕业后,阿健不想念书,就选择了留在家里照看生意。

走在贵屿镇街头,像阿健家这样从事废物回收与拆解的家庭作坊随处可见,不同的村还各自形成了不同的主业。比如龙港、仙彭、仙马、渡头等几个村主要做废旧塑料回收生意,而华美、北林、南阳等村则主要从事电子垃圾拆解。潮阳区政府近期进行的一次统计显示,贵屿镇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拆解加工的经营户有5169家,13万居民中有6万人从事相关产业,全年拆解废物量超过100万吨。

对于拆解业造成的环境污染,阿健不愿多谈,只是强调自己的作坊其实没有那么毒。我们拆电子元件的工艺是原始了点,但是污染不大,像酸洗啊、烧板啊什么的,我们是不做的。阿健说。

曾担任贵屿镇党委书记、一年前被任命为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的张楚丰告诉记者,拆解完原件的电路板,仍有一些贵金属可以再利用,所谓酸洗和烧板,就是用硫酸等酸液萃取或者高温烘烤的办法提取出贵金属,这两种方式污染极大。但由于成本低获利高,贵屿此前存在大量非法酸洗场和烧板高炉。

贵屿镇内的北港河是练江支流,曾有大批非法酸洗加工场聚集在河边。当地村民说,以前端午节村民还能在北港河扒龙舟,现在走到河边都感到恶心。

来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贵屿新乡、联堤、北林、新厝、后望、湄洲、凤新、凤港等村已经成为土壤重污染区;北港河东西向贵屿镇境内河段、北港河靠近贵屿镇边界河段中上游、练江内溪冲沟出口处河段以及练江下游水渠出口处河段,均因为酸洗等因素而导致水体和底泥中重金属含量较高,成为重污染河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襄樊订做工作服

乌鲁木齐职业装设计

鞍山定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