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泳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泳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难频发人们不惧高原反应违规登山丧命为哪般《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1:43:51 阅读: 来源:电泳加工厂家

6月中旬

8位老人从湖南长沙出发,骑行去四川稻城亚丁途中,一名65岁老人突发疾病猝死于巴朗山。

7月12日

四川达州骑行爱好者张某和另外4名摩友从达州向西藏进发。在西藏色季拉山口下行5公里左右处,张某摔倒,不幸遇难。

7月29日

一支两人的登山团队“违规攀登四姑娘山”,在攀山时二人遭遇险情,致一人当场身亡,另一人受伤严重。

8月1日

一支私自攀登甘孜州雀儿山的四人登山队再出事故,一名队员在攀登时出现严重高原反应,队伍并未因此停步继续攀登,最终导致该队员突发肺水肿去世。

登山者在攀登海拔3500米以上山峰时,必须向行政主管部门申报登山线路、计划等方案,且方案不允许变更——这是国家相关部门的硬规定,违规者将被处罚。为何“禁令”之下,悲剧依然屡屡上演?

A

山难再现

四川省甘孜州雀儿山,海拔6千多米,因其巍然壮丽的冰川,每年都会吸引不少登山者慕名而来。

8 月 1 日中午,湖南小伙陈黎(化名)攀登至雀儿山4千多米处时,遇见一支正在往山下撤的登山队伍,其中还有一人被裹在睡袋中抬下来,已经没了呼吸。据了解,死者初步死亡原因是严重高原反应。

有登山者称,死者在之前出现高原反应时,已经被队友发现,但该队伍却仍然选择继续登顶,致使其错过最佳救治时机,最终殒命雀儿山。

山难

四人登雀儿山

一人在途中丧命

连日来,雀儿山天气晴好,吸引不少登山者前来。

从7月31日开始,陈黎所在的5人团队,再次来到甘孜州德格县境内的雀儿山,开启了向主峰峰顶攀登的旅程。

而在他们之前,已经有数支队伍到来,其中有申请报备做好相关准备的,也有驴友私自攀登的。

8月1日中午12点左右,陈黎的团队攀登至4千多米的C1营地,按照协作的建议进行休整、适应。然而,正在做拉伸的他,突然发现有支队伍匆匆下山,而且还抬着一个紧闭的睡袋。

按照多年登山经验,他断定一定有登山者出事了。果然,这支一共4人的登山队伍中,一名30岁的队员在登山路上身亡,“初步检查的原因是遭遇严重的高原反应,可能是突发肺气肿断气的。”陈黎说。

同时,这支出事队伍在抵达C1营地后,还进行了简单的停顿,但并未跟其他队伍有过多交流。之后,在当地背夫的帮助下,他们将死者运回山下。

患病

死者曾有病史

遇高反仍在攀登

8月2日,不少登山爱好者的朋友圈里,都被这名驴友遭遇山难的事情刷屏。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登山者告诉记者,这名遇难驴友其实患有病史,可能与肺部有关。

此外,陈黎等与他们接触过的登山者,在微博、朋友圈表达对遇难者哀悼的同时,也对该团队的准备提出了一些疑问。

陈黎通过这支队伍的向导了解到,这是支自主登山的驴友团队。在8月1日凌晨时分,他们位于海拔5600米左右的C2营地上,而在那时候便已经发现死者出现了高原反应,而且较为严重,已出现有肺水肿的迹象。

在陈黎的朋友圈中,他发布了一篇《雀儿山山难真实情况》的帖子,称该死者出现严重高原反应后仍坚持要登顶,其他队员同样抱以侥幸,试图要进行登顶冲刺。最终,导致了悲剧发生。

“他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另一名登山者李先生说,随后,这支队伍在下撤时,这名登山者或因严重的高原反应引发肺水肿而去世。

证实

警方接报救援

赶到后人已去世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从甘孜公安了解到,8月1日中午12点37分,当地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一名驴友报警,称一名同行驴友在雀儿山上发生高山反应,情况十分危急,请求当地公安帮忙,并安排救护人员前来抢救。

随后,当地公安立即组织人员,并联系上德格县的马尼干戈卫生院前往现场。然而,在救护人员刚出发7分钟时间,110指挥中心再次接到该驴友的电话。电话里,该驴友说,人已经死了。

当天下午,警方和救援人员赶到现场,确定这名登山者已经身亡。经警方核查,死者为男性,今年30岁左右,他同其余队员是组团登山。同时,其余队员则向警方陈述,他们是来到当地后再找向导登山的,身亡男子是高山反应引起的,他们只知道死者来自四川泸州,其余情况并不了解。

随后,当地警方进行调查,排除了他杀可能。同时,警方立即与死者家属取得联系。当晚,死者遗体在家属陪伴下从甘孜州运往成都,随后可能将运往泸州安葬。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兽人大陆安卓版

万圣节化妆舞会手机版

537彩票下载